您的当前位置:澳门金沙官网 > 一点资讯懒熊体 >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新中国成立前夕 衡水两

时间:2019-09-21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新中国成立前夕 衡水两万群众齐上阵……

  1949年春天,中国人民解放军沿着平汉、平大、津浦三大干线公路挥师南下,迅速解放了南方诸省,为夺取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建立了不朽功勋。作为平大公路重点穿越区域的衡水,为了支援解放大军南下,沿线人民群众及广大公路交通系统前辈奋力参加公路抢修,确保安全畅通,其历史功绩也被载入共和国的光荣史册。

  《决定》还明确了三大干线公路抢修的责任分工和完成时间。沿线各行署及各级政府全权负责,统一领导,组织施工,限期完成;华北公路总局负责统一工程计划、技术指导、工程标准检查、经济核算等。同时规定公路抢修完成后,禁止铁轮车通行,公路管理单位和地方要组织专人看守,发现损坏及时维修。

  任务下达后,一场声势浩大的以平汉、平大、津浦三大干线公路为重点的公路抢修群众运动,迅速在河北大地轰轰烈烈地展开。时间紧,任务重,衡水人民积极响应,迅速投身到平大公路抢修活动中。

  原标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新中国成立前夕, 衡水两万群众齐上阵……

  冀县政府积极响应,动员全县干部群众近2万人开展了修路支前工作,县长赵壁、县委书记冀广民等领导同志亲自上路指挥,一起参加劳动,日夜抢修,仅用5天时间就把全县31公里路段修整完,他们还组织人员重修了冀县南关木桥;衡水县针对里程短、地形复杂、任务大的实际,组织7个行政区约3000名民工,以行政区为单位,划分区段,责任到人,按规定标准,全段开花,用10天完成境内23公里抢修任务;武邑县政府成立修路指挥部统一领导,县武装部长肖保坤任总指挥,组织全县民工2000多人沿线全面开展抢修,大家吃在路上、夜宿在沿线公里路段。

  1949年2月下旬,平大公路抢修的序幕正式拉开。经过广泛宣传和现场组织发动,衡水沿线万多人民群众以高度的革命热情投入到这项热火朝天的修路架桥活动,老幼妇孺齐上阵,白天黑夜不间停。时值春节期间,天寒地冻,但个个士气饱满,人人干劲十足。他们冒着风雪,填补横沟、整平路面、修通边沟,打冻取土,车推肩挑,运来新土垫路基,个别路段进行改善土壤,有时怕新垫的路基不实,就一起拉石碾碾压。只见百公里平大公路衡水段上,千车竞发,人声鼎沸,到处洋溢着热气腾腾的大干景象。当时人们的口号是:“军民齐奋战,修路上前线,解放全中国,共同作贡献。”

  1948年9月华北人民政府成立以后,平汉、平大、津浦三大干线公路由华北公路总局直接管理。而平大公路地处冀中、冀南行署要冲,是津浦、平汉两路中间纵贯南北的重要干线公路,军事意义尤为重要,华北公路总局在其沿线专门设立任丘、威县两个公路管理段,负责公路的日常养护管理。其中衡水路段由威县公路管理段负责管理,并在衡水县设有衡水公路管理站。

  1949年1月31日,平津战役胜利结束。为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华北战场上的80万人民解放军奉命令,准备挥师南下。但当时的铁路还未修复,南下进军只能依靠公路。当年2月15日,为保证部队顺利南下,华北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抢修平汉、平大、津浦三大公路干线的决定》,对三大干线公路抢修规定了七条标准:一是要以恢复原路线为主,其中不能行驶双车路段或村内、城内路宽不足6米者,都要改线米。二是路基高度不得低于两旁耕地,其中,低洼地段不能改线的按实际情况尽量提高;沙滩路段以改线为宜,无法改线的尽量用粘土将路基填高,并层铺树条或秫秸;沼泽泥泞路段要平铺排木或木板。三是公路路面宽度不得小于9米,城内街道宽度不得小于6米,路拱横坡为7%,路线%。四是公路边沟要畅通,能将积水排出。五是沿线吨汽车荷载,不合格者要新建,新建桥梁载重应满足通过15吨汽车,宽度要4米以上。六是沿线吨以上汽车荷载,不能满足的重修。七是公路边沟外侧1米处要植树,株距应在5米左右,一般以杨树、槐树或柳树为宜。

  平大公路主体(土方)抢修完成后,仍属睛通雨阻的土路,车子轧过,尤其是铁轮车通过,公路就会受到损坏,交通就会受到影响。于是,衡水沿线组建起一个个护路队,日夜坚守在公路上,做到随破损随修补,保证路面平坦、路基稳固,行车方便。

  平大(北平至大名)公路,也就是如今纵贯衡水南北的(北)京广(州)干线)。当时的走向是:自北平彰仪门起,过卢沟桥,经宛平、良乡、新镇、雄县、赵北口、枣林庄、鄚州、任丘、河间、献县、武邑、衡水、冀县、南宫、威县、曲周、广平至邯郸大名,河北省全长388公里,衡水境内段长93公里,是衡水境内最早出现的三条公路之一,于1936年7月建成。

  武邑县石海坡村90岁的魏兰皋老人回忆,他们村距平大线公里,当年南下大军也曾在他们村里修整过一个晚上,并发生了一件有趣的小故事。当时天寒地冻,南下大军某部队战士们傍晚进入村庄,被分配到各家入户过夜。军中有一匹大洋马随战士住进了村民魏凤银家的大院子里,当晚生了一匹小马驹,可巧的是,魏凤银的第四个儿子也在这天晚上出生,于是取名“双马”,以此表达对解放军的支持与欢迎。

  平大公路抢修大战自1949年2月中旬拉开序幕,至3月上旬就全部完成,并按标准要求进行了检查验收,不过维修和保护工作一直延续到5月底,直到南下大军全部通过才告一段落。自当年3月初开始,南下部队就沿平大公路陆续进入并顺利通过衡水境地。这些刚刚取得平津战役胜利的威武之师的勇士们,背负着解放全中国的重任,马不停蹄,一路南行,也在衡水大地留下了一个个感人的瞬间永恒。

  近日,笔者翻阅了衡水各地县志、衡水交通史等资料,并专程奔赴石家庄市,拜会了当年负责组织抢修平大公路的“老交通人”、今年已93岁高龄的王德仁老人(曾任新中国成立后衡水专署首任公路局副局长),听他讲述了解放战争后期发生在我市的这场声势浩大的修桥补路、支援前线的群众运动及动人故事。

  王德仁老人回忆,当时由华北公路总局与各行署军区及各地方政府联合组建起护养公路大队,由华北公路总局掌握经济及技术与业务的指导,各军区行署及地方政府负责组织领导。军政合一,发挥群众威力,维修保护,确保公路安全畅通。“因为那时保证南下大军顺利通过是第一位的政治任务,谁也不敢怠慢,谁也不能出半点儿差错。”他们不分白天黑夜,一天24小时值班。大军通过时有大批辎重物资,包括数不清的炮车等,一旦将路轧坏,维修人员就得马上修复,不能有半分钟时间的耽误。

  为确保大军顺利南下,冀南行署早在1949年2月初,就通令各专署、县政府,沿大军南下路线公里内村庄,每户准备细米15公斤、白面5公斤、饲料7.5公斤,以村为单位在指定地点集中,当解放大军进入境地,由地方相关负责人员妥善转交给部队负责同志,而各县组建的支前担架队和大车队,就随大部队一同踏上了千里南下之路。

  而《武邑县志》上有这样一段记述:民国38年(1949年)春,解放军南下途经县境。为作好南下大军的后勤供应,按照上级指示,武邑县成立了迎接南下后勤指挥部,并设办公室、供应科等办事机构,各区也成立相应的后勤组。县城内设总兵站,乡村设5个分兵站,均备有小米、白面、烧柴、草料等充足的物资,还配备有修路大军。各兵站、村还召开军民联欢会对部队进行慰问;发动群众写慰问信,鼓舞士气;组织妇女缝洗组给战士缝洗衣服;民兵、自卫队为大军带路……从而保证了大军顺利南下。

  王德仁老人回忆,当时部队全是步行,战士们背着行李,扛着枪,不时有人簇拥着一门门山炮而过,车轮滚滚,骏马驰骋。那时路两旁站满了欢迎和欢送解放军的人群,大多是来自沿线的群众,他们挥着小旗,呼着口号,在靠近村庄的路段旁,支起半大不小的一张张方桌,上面摆满了红枣、花生和大碗茶水等。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娘们伸出褶皱的双手,捧着熟鸡蛋非要解放军尝一尝,有的硬往战士的衣兜里塞,但都被婉言谢绝,没有一个人伸手。据说部队有规定,水可以喝,食物不许吃,老人们的表情由期望到无奈再到失望,最后以钦佩的眼神含着泪水目送子弟兵渐渐远去。部队行军时,军号声声,步伐整齐,精神抖擞,昂首阔步,一路轻松愉快,有的还高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革命歌曲,看不出一点疲惫的样子。按照行军计划,部队路过村庄、县城,或入驻修整,或补足供应,处处彰显着人民解放军是一支文明之师、革命之师、胜利之师。

  对于三大公路抢修的这段历史,当时的《冀鲁豫日报》这样报道:“此次公路抢修,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它是在人力和物力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完成的。一锨土、一滴汗,这些公路完全是人民群众用血汗堆砌起来的建筑物。”

  为了认真落实华北人民政府和华北公路总局下达的紧急任务,平大公路上的两个公路管理段迅速拟定了抢修方案,并与各县政府作了分工:计划、测量、维护与新桥架设以两个公路管理段为主完成,路基拓宽、增高、垫平(主要为土方工程)和旧桥维修以各县、区政府与沿线群众为主完成。并要求统筹协调,密切配合,遇到困难和问题要及时沟通,互相协商,互相帮助,保证按时完成抢修任务。

  抢修平大公路,技术标准较高、要求严格、组织严密,衡水近两万群众齐上阵,经过艰苦奋战,高质量完成了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它的畅通,不仅为大军南下、解放全中国提供了便利的交通条件,也为华北全境解放后公路的恢复和建设打下良好的基础,英勇的衡水人民,以实际行动为新中国的成立添上了亮丽的一笔。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