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澳门金沙官网 > 一点资讯懒熊体 >

空中F1:无人机竞速赛的梦想与现实 懒熊研报

时间:2019-05-28

  这场比赛的票价分为80元、280元和980元三档,与景区门票绑定购买还会有优惠。正值8月初的旅游旺季,当天的长城剧院的上座率还不错,现场也有数百名观众观看。

  2014年夏天,美国加州的一群爱好者组建了一个名为穿越机拓展竞速 (FPV Explorers & Racers)的小团队,约定在每周末鼓捣竞速无人机。他们被认为是最早公开成立的竞速无人机俱乐部。也是在那年的秋天,几位法国人将他们日常在森林里鼓弄竞速无人机的视频发到了网上,从而红遍一时,这项运动也开始在欧洲逐渐蔓延。

  一项新生事物的诞生总会面临各式各样的挑战。懒熊体育调查发现,除了尚未形成行业公认比赛形式和规则外,仅从观众的观赛体验出发,无人机竞速赛事本身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

  一台普通穿越机的造价并不贵。淘宝上,一台基础的穿越机售价普遍在千元上下,包含了控制器、显示器和机身三部分。再配上充电器等周边耗材,花上3000元,就能自称自己是个无人机竞速的玩家了。

  尽管从规定来看,可供无人机竞速赛事举办的场地依旧挺多,但有些地方政府会出于安保层面的考虑,对无人机竞速赛事心存顾虑,这对办赛方的资源突破能力提出了很大的考验。

  很快,各类无人机竞速赛事开始出现。2015年7月,斯科特·莱弗思兰德(Scot Refsland)在加州萨克拉门托市举办了第一场全美全国性的无人机竞速赛事“Drone Nationals(全美无人机大赛)”。此后,诸如MOTI GP、Drone Sports Association(DSA)等机构或组织也曾先后举办过类似的无人机比赛,加速了这一赛事在美国的发展。

  《懒熊研报》专注在国内外体育产业链条的某一细分领域,通过采访和调研,挖掘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和未来趋势,助体育产业内外人士更好地把握投资和商业机会。

  在欧洲,DCL会选择城市的地标来举办赛事,比如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图尔达地下百米盐矿以及瓦杜兹国会广场等。他们在中国的首站,选择的是北京城郊、位于司马台长城脚下的古北水镇内的长城剧场。根据中青旅公布的数据,古北水镇在2017年全年累计接待游客275.36万人次。

  与懒熊体育之前关注过的电竞比赛、机器人格斗赛事类似,无人机竞速赛事被业内划分在了电子体育领域。虽然目前还说不准这项赛事未来是否成为主流赛事之一,但作为一个新兴事物,其新鲜的观赛体验、对体育二字的定义重构以及未来的想象空间足够让人惊喜。

  据懒熊体育了解,目前无人机竞速赛的国内玩家们年龄在15-35岁之间,以男性为主,拥有较高学历,热爱运动,并且对科技类事物充满兴趣,也具有一定的消费能力。

  此外,办赛地的审批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DCL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赫伯特·维瑞兹(Herbert Weirather)就对懒熊体育表示,在中国办赛最难的就是和政府打交道,需要通过各种审批。

  正因为是贵族运动,所以除了赛事起源地北美和欧洲外,这项运动在中东也很流行。2016年初,阿联酋航空在迪拜举行了一场无人机竞速比赛,奖金高达几百万美元,这也是无人机竞速赛事首次奖金突破百万。据外媒报道,这场比赛投入接近千万美元,但并没有得到商业上的回报,不得不让人感叹土豪终究是土豪。

  而X-Fly在2017赛季就已经举办了6场,有2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参赛,单场赞助收入就超过了50万。通过和优酷、乐视等平台合作获得的首页资源,每场比赛的平均线万人。今年,他们要举办4场赛事,分别在北京长城、陕西关山草原以及浙江富春江畔三处景区,并将在12月回到上海举办总决赛。其中,前两站已经举行。

  长远来看,从赛事角度,同样以无人机为载体,依旧有不小的想象空间。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看到无人机格斗赛呢。

  当然,每个新生事物都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而且,无论是技术上的困难还是赛事表现形式的挑战,未必没有解决之道,毕竟整个无人机产业都在高速发展中。

  我们正在探索体育与科技的各种新玩法,比如被称作“空中F1”的无人机竞速赛。

  有意思的是,业内还在探索其他无人机竞技方式。陈骋就觉得,竞速未必是个很好展现无人机竞技魅力的手段。他正计划制作一些无人机主题的娱乐节目,以真人秀等形式展现给观众。当然,这背后可能意味着更大的投入成本。

  从装备的角度看,出现在竞速赛场的无人机,又称“穿越机”,属于高竞速,续航时间较短的小型无人机,其最高时速可以达到200km/h。在赛场上,除了穿越机机身外,选手还需配备专业的控制设备和显示器,才能将无人机操控自如。

  王清透露,新赛季他们已经与新浪体育达成了合作,后者成为了他们的媒体合作伙伴。此外,FOX Sports Asia、Eleven Sports Network、OSN、Starhub等海外媒体也会转播他们的赛事。

  但与机器人行业一般,无人机产业的研究和发展更多会注重在实际的生活应用上,包括但不限于电力、安防、农林和航拍等等。而在娱乐消费领域,无人机的应用市场还相对比较空白。这也就给了无人机竞速赛事带来了机会。

  同样的问题还会牵涉到选手们的日常训练中,毕竟如今在市中心想找一片空地就很难,更不提会不会有保安的干涉了。

  他们目前的发展势头看上去都不错。去年6月,DRL获得了2000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有SKY(英国天空电视台)、收购F1的美国传媒巨头LibertyMedia以及安联保险集团等。NFL迈阿密海豚队老板斯蒂芬·罗斯(Stephen Ross)也是DRL的投资方。DCL也未落下风,根据官方最新公开的数据,他们已经与全球30多家电视台达成合作,在海外76个国家播出赛事,覆盖人群达4亿,2017年的场均收视人数超过1.3亿。

  国务院和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在今年年初起草了一份《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其中对于轻型无人机的飞行空域有了明确规定。而对于竞速无人机所属的小型无人机分类,只需提交材料报备飞行计划,就能在轻型无人机规定的空域下飞行。

  就在今年,以“无人机竞速”为旗号的赛事开始逐渐走向大众视野。从比赛形式上来看,这基本就是赛车赛事在空中的复刻,只是无人机竞速赛会有穿越障碍物的要求,其三维的观赛体验也会将空间的利用感释放得淋漓尽致。

  今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电竞作为一项体育运动首次出现在大型赛事中,中国队拿下两金一银。而在此之前,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曾经表态,电竞只是电子体育的一小部分,“我们还希望将无人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也纳入到我们的联合会里面,这个是长远的目标”。

  参赛的俱乐部总共有9家,其中有3家来自中国。而除了拥有DCL固定名额的中国龙俱乐部之外,另外两家俱乐部音爆和独角兽都是通过参加先行举办的中国站外卡赛而获得了这一站的参赛资格。

  但这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长期玩起来的运动。国内无人机俱乐部音爆队队长王金政告诉懒熊体育,专业飞手们所使用的无人机,需要自行组装和维修。而这项运动最大的花费,就是在器材的损耗上。用他的话说,如果正常飞行,光螺旋桨的消耗就每天就要上百。他大致估算,一个月各类器材的损耗大概要6000多,一年就是七八万。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无人机竞速与F1一样,也是一项“贵族运动”。

  最大的问题在于比赛的有效观赛时长不足。受限于电池续航能力,目前竞速无人机只能在高速状态下飞行10分钟,也就是在赛场上飞行2-3圈。其赛前的设备调试却要花上很长的时间。这就导致了观众往往需要等上很久,才能等到现场的无人机起飞,而且短短几分钟后又要陷入等待。太短的有效观赛时间,会让现场观众感到无所事事,更难留住坐在屏幕前的观众。

  今年年初,北京鸣鑫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与DCL联盟达成了合作,将这项赛事带到了中国,由广州思益得文化有限公司负责推广运营。同时,DCL还将新媒体的独播权卖给了腾讯体育,后者将全程转播2018-2020赛季的比赛。

  对这项运动充满了好奇,恐怕是吸引现场观众观赛的最主要原因。几名观众纷纷表示,其实他们并看不懂比赛的细节,只是觉得看闪闪发亮的无人机在天空中翱翔的感觉很爽。

  目前,Drone GP已经举办了3场大型无人机竞速赛事,其中今年5月在南京举办的赛事得到了京东的冠名支持。下一步,王清打算在今年内启动跨年的Drone GP的联赛,在亚洲范围内进一步扩大无人机赛事的影响力。

  与传统体育赛事的主要用户相比,这群人更年轻,从而更容易接受新事物。与电竞用户相比,这群人收入水平会更高,因此购买力会强。

  《懒熊研报》专注在国内外体育产业链条的某一细分领域,通过采访和调研,挖掘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和未来趋势,助体育产业内外人士更好地把握投资和商业机会。

  与景区做绑定,是DCL方面做得比较聪明的地方。古北水镇方面很欢迎他们的到来,不仅在入口大厅摆上了赛事广告牌,还为赛事单独设立了一个售票窗口。游客们也就此知道了当晚在景区内有一场无人机竞速的赛事。

  其次,无人机竞速赛对选手的操作水平要求很高,很容易发生炸机。由于赛道布置所限,一场比赛能够同时起飞的无人机并不多,所以一旦炸机较多的话,观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两架无人机飞过终点,相对也比较无趣。

  作为新兴科技品类之一,无人机产业在国内正迅猛地发展着。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所发布的《2018年无人机行业现状与发展趋势报告》,从2015年起,中国无人机在各个领域开始了大规模的拓展。到了2017年,中国无人机市场规模已达121.3亿元,其中民用无人机约67.3亿元。该报告预测,到2023年民用无人机的市场规模有望达968亿元。

  从商业模式层面,参考传统体育乃至电竞、机器人格斗等产业的路径,无人机竞速同样可以通过赛事来孵化IP,借赞助商和转播平台的售卖来覆盖成本,未来通过线下教育和产品零售等渠道谋求变现,包括线下体验店等。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转播。目前无人机赛事中选手所使用画面传输信号为模拟信号,好处是足够及时,但问题是画面不够清晰,还会时断时续。如果更改为图像传输更为清晰的数字信号,就会产生几秒的延迟,这对选手的操控就会带来很大影响。所以,如何在转播中提供清晰的无人机第一视角画面,也是行业需要去克服的一个问题。

  除了DCL之外,国内还有两家无人机竞速赛事:Drone GP和X-Fly。前者属于上海技速体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王清之前曾在百度TV、爱奇艺等公司担任高管;后者属于上海歌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陈骋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是物理和数学的双学位荣誉学员。

  ▲ 无人机竞速联盟(Drone Racing League)创始人尼克·霍巴切斯基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