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澳门金沙官网 > 国外最新体育资 >

我们的反战英雄负95岁了今天才知道你原来这么勇

时间:2019-05-30

  “我比猪还懒,如果不飞的话,我只是只普通的猪,但做法西斯还不如做瘟猪。”

  今天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2周年之际,团团带大家认识下那些优秀的动漫导演与他们的反战题材动漫。

  这些世界上最著名的动画都在努力传达反战思想,中日两国的友谊不应该被这些右翼份子所左右。

  然而如今的日本右翼份子,却正在一点点抹杀掉这些日本动画人的努力。发布新版《防卫白皮书》,意在解禁集体自卫权。大谈,混淆国际视听,忘却侵略历史,否定战争罪行。这些举动,让中日友好关系降至冰点。

  高达这一名字早已印在许多80、90后心中,它陪伴我们走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其看似架空却以假乱真的宏伟宇宙世界观,对残酷战争的描写,以及对被迫牵涉进战争的少年主角们心理成长变化的深刻描写,给予了我们童年、青年时期无限的思考与感悟。其领先于时代的构思与制作,再加上良好的大众口碑,使得高达在世界上拥有众多忠实粉丝。

  然而动画一经播出,便在日本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极端分子看了动画以后,居然在社交网站上大骂动画这么做就是在洗脑,甚至盖上了“反日”、“侮辱日本”的标签。一些日本人甚至问:

  在日本除了宫崎骏、村上春树等有名的反战作家、漫画家以外,还有许多我们不是很熟悉的漫画家,用笔在呼唤和平。

  被誉为“漫画之神”的手冢治虫也曾创作过多部反对战争的漫画作品,他本身亲身经历过那个年代,感悟也颇深,其短篇作品如《纹纹山的蛇精》、《蜘蛛女》、《直到胜利之日 南方基地篇》、《三个阿道夫》等等短篇都充满了对战争的反思以及对和平的呼唤。

  第一部高达作品《机动战士高达0079》诞生于1979年,也刚好是中日关系正常化年。

  红猪本来不是猪,它是前意大利空军英雄。一生挚爱飞行的波鲁克,当他意识到法西斯不断崛起后,他选择了离开部队,他要按自己的意愿飞翔,为了不让别人认出自己他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猪。

  三版动画里,都出现了“日本战败了”这句话,但在前两个版本的动画,哆啦A梦和大雄仅仅是面带微笑,却没有欢呼雀跃。唯独在动画原作里和这次的新番中,大雄和哆啦A梦欢呼雀跃地说出了这句话。

  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战争、饥饿、疾病、天灾,死神的阴影笼罩全球,却无法遮挡人们心头对和平的向往和希望的光芒。

  漫画家河野史代曾创作过多部以广岛为舞台的漫画作品,其代表作《在世界的角落》虽然并无血腥、死亡等描写,但是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对战争期间生活的绝望之情,充满了对战争的痛恨和厌恶。

  《千年女优》是今敏的第二部长篇动画,也是最成功的一部,它斩获了不少国际奖项。由这部动画开始,他成为与宫崎骏、押井守、大友克洋三巨头并肩的具有国际声誉的日本剧场动画导演。

  这一场景最早出现在藤本弘(笔名:藤子·F·不二雄)所作同名漫画的第五卷中,此前已两次被改编成动画。

  二战结束后的几十年里,世界上出现了一些以“反战”为主题的动漫作品,它们或是描写战争的残酷,或是描写战时普通人民的悲惨遭遇,将世界人民共有的反战情绪于一帧帧画稿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它们被颂为经典。

  在日本,《哆啦A梦》是首个总观影人次破亿的系列电影;在全球,它则是动画电影里获得年度票房冠军次数最多的。不少小伙伴的童年都由它陪伴。

  “日本战败了是可以笑着说出来的台词吗?《哆啦A梦》作为一部动画,给孩子们灌输这种观念好吗?”

  在中日关系正常化后的十多年间,日本从政府到民间,确实在反思战争对中国曾经造成的伤害,并对中国现代化建设给予了贷款等支持。所以,在这一历史背景下诞生的高达作品核心思想便是反战,追求和平也就顺理成章了。当年那些经历过二战的老一辈日本人对于自己的后代看高达以及其他大量蕴含反战思想的动漫作品是支持的,因为他们自己经历过战争,明白战争对于他国,对于自己的伤害是多么惨痛。

  动画讲述了波鲁克因为追悔和赎罪自施魔法变成猪,打击空中劫匪,保护身边百姓的感人故事。不单只是为了讽刺战争社会下的人情冷暖,更是对当时意识形态斗争的一种暗喻。

  漫画家中泽启治出生于广岛,曾经亲身体验过袭击,父亲和姐姐弟弟皆在袭击中过世。1973年,其开始连载根据自身经历创作的反战漫画:《赤足小子》(《赤脚阿元》),漫画主要描写了广岛爆炸后的荒凉景象,同时展现了日本军人在亚洲的暴行,对日本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提出了强烈谴责。

  本宫宏志在2004年发表反思战争的漫画作品《国家燃烧》,作品中真实地描绘了日军在中国大地上犯下的种种暴行,对当时日本的殖民政策、“满洲国”建国以及日军的侵略行径等,都明确地予以否定,漫画甚至一度因为右翼分子的压力而停止连载。

  影片讲述风靡日本的女明星藤原千代子收到立花源也送回的神秘钥匙后回忆过去的故事。

  无论是宫崎骏、今敏先生、高达之父富野由悠季、还是其他拥有反战思想的老一辈动漫制作人,很多都经历过那个战乱的年代。他们痛恨战争,从而将这种反战情绪通过动画的形式让后生们了解战争的残酷,知晓和平的可贵。

  面对质疑,导演大杉宜弘则坦言,在当下的日本,用《哆啦A梦》提及战争的话题,是需要巨大勇气的,是需要承受巨大压力的。很高兴这一次,《哆啦A梦》动画组顶住了这种压力。

  这部以日本航空之父、零式战机的开发者堀越二郎为原型的动画电影,描绘了二郎的技师生活以及他与不幸少女菜穗子的相遇。

  这位蓝胖子不仅软萌、暖心,四次元小口袋更是要啥有啥,能带你过去未来任意驰骋,搞定一切困难,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小伙伴啊……

  该片于2013年7月20日在日本上映,收获票房120亿日元,成为当时日本最卖座、票房最高的的动画电影。

  历史上的堀越二郎说过“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打造一台美丽的飞机”,这句话促使这样一部以二战武器制造者为主角的动画电影,最终在崇尚和平主义的宫崎骏手中完成了。

  今天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2周年的日子,勿忘历史、珍惜和平,我们应该永远铭记。

  “飞机不是去而复返的东西”,这句话出现在堀越二郎的梦境里,他所崇拜的卡普罗尼在他身旁,卡普罗尼还说“飞机是受了诅咒的美梦,会被天空吞噬”,那是在电影的尾声,堀越二郎当年握着爱人菜穗子的手设计出的零式机群壮丽飞过,但它们即将在战场的上空化为灰烬。

  作为一个亲身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人,宫崎骏深知战争的丑恶,其指导的多数作品中都透露着强烈的反战情绪,通过描写平民的悲惨来反对战争,英勇地传颂着自由发展与人文情怀的诗篇。而《起风了》正是宫崎骏对“和平守望”的最深表现。

  今敏先生的《千年女优》不仅仅是一部关于爱情的童话。善良、纯真、喜欢美好的事物的千代子虽然一直被时代的波涛推着向前疾走,其心却与战前日本所宣导的意识形态格格不入。剧中,键之男象征着对和平的渴望,对美好的坚持,最后毅然投身到反对战争的抗争中去。

  比如“猎奇漫画家”驾笼真太郎。他关于“反战”最出名的作品是其1999年出版的单行本《輝け!大東亜共栄圏》。这部作品饱含了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反思与批判,用驾笼真太郎大神一贯的荒诞不羁、光怪陆离以及重口的描绘展现出对所谓“大东亚共荣”的抨击。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金沙官网